内容标题16

  • <tr id='ioSSXH'><strong id='ioSSXH'></strong><small id='ioSSXH'></small><button id='ioSSXH'></button><li id='ioSSXH'><noscript id='ioSSXH'><big id='ioSSXH'></big><dt id='ioSSX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oSSXH'><option id='ioSSXH'><table id='ioSSXH'><blockquote id='ioSSXH'><tbody id='ioSSX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oSSXH'></u><kbd id='ioSSXH'><kbd id='ioSSXH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oSSXH'><strong id='ioSSX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oSSXH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oSSXH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oSSXH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oSSXH'><em id='ioSSXH'></em><td id='ioSSXH'><div id='ioSSX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oSSXH'><big id='ioSSXH'><big id='ioSSXH'></big><legend id='ioSSX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oSSXH'><div id='ioSSXH'><ins id='ioSSXH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oSSXH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oSSXH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oSSXH'><q id='ioSSXH'><noscript id='ioSSXH'></noscript><dt id='ioSSXH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oSSXH'><i id='ioSSXH'></i>
                新闻动态
                新闻动态
                《上观》| 上海市两优一先表彰 | 左亚军:“十七年一药”中国糖尿病创新药实现“零的突破”
                2021年07月04日

                “人的一生做不了几个新药,但这︼个领域值得我们花一辈子时间去深耕。新药创制利国利民,我们要尽自己」所能,肩负起一家民族药企的使命,用实绩与实干》,映照投身医药行业的那份初心。”作为我国糖尿病领域第一个国家1类新药——谊生泰(通用名:贝那鲁肽注射液)的研发负←责人,仁会生物总经理左亚军投入近20载年华。


                选择新药▅开发,就是选择了漫漫长路。作为核心负∑ 责人,她带领团队守住初心,不懈投入,不但成功将自主研发全球首个且唯一的╱全人源glp-1类药物,国家1类新药——谊生泰(通用名:贝那鲁肽注射液)从实验室带入市场,还负责了新药产业化的全过程,一举实现〒中国糖尿病领域创新药零的突破,让老百姓用得上、用得好、更用得起。

                药瓶+药盒.jpg

                主动走入一线:

                “接棒”成为顶梁柱



                在华东理工大学读书时,左亚军提交了入党申请书。“当时入党的想法很朴∏素,我父亲就是一名共产党员,看着他为了工作起早贪黑,想朝着他的方向努力成为优秀的人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作为优秀大学毕业〓生,左亚军1996年入职了上海华谊集团公司。五年后,国家一类新药贝那鲁肽的工艺开发已取得初步成果,华谊集团准备要选派一些得力干部充实到其子公司华谊生物(后更名为“仁会生物”),主攻贝那鲁肽的研发。


                在办公室.jpeg


                当时担任总裁秘书的∏左亚军得知这一消息后,主动提出了想加入华谊生物。“就觉得能做成一款中国人原创的新药特别了不起,也特别▲兴奋能参与其中。”左亚军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作为全球首个氨基酸序列与人源完全一致的glp-1类药物,贝那鲁肽的研发难度可想而知,左亚军回想起来,难题总是层出不穷,问题总是各种各样。


                比如↓做基因测序,现在非常简单,送样后半天时间就能拿到结果,但当时则需要送到德国,国内■没有这类服务。贝那鲁肽进入临床前研究阶段后,要陆续开展药效药理研究、药代动力学研究,在缺少研究方①法、缺少动物模型,更没有适合glp-1这类化合物的模型的情况下,左亚军只能带着需求一次次去北京跑科研院所,有时为了一个细小的实验评价,往来就是◇大半年。每一次出差,她都选择最经济实惠的旅店,将差旅费降到最低,“能省就省,新药研发太费钱了。住哪都是住,把事干⌒成了就行。”左亚军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当时,中科院生物工程中心前副主任孙玉琨教授担任贝那鲁肽首席科学家,左亚军也被这位前辈“训练”得够呛,从∩早到晚泡在实验室里,连着几年的春节初四就回归岗位。


                2004年华谊生物获得了贝那鲁肽的临床批件,开启了临床研究,年长科学家和专家因年龄原因逐渐退居二线,管理、研发两手抓的左亚军在2005年成为了贝那鲁肽研发负责人,与★年轻一辈四五十位同事“接棒”成为贝那鲁肽的顶梁柱。随后的十余年间,整个研发过程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。



                从“而立”到“不惑”: 

                实现中国糖尿病首个创∞新药规模化生产



                刚刚参与到贝那鲁肽项目时,左亚军还不到30岁。她在贝那鲁肽研发上与团队度过了人生中最好ㄨ的年华,从“而立”走到了“不惑”之年。


                在实验室.jpg


                做出一款新药往往需要历经“九九八♀十一难”,期间,国家几次药政法规变革,几次药典升版,以及史上最严的临床核查,左亚军带领Ψ公司研发团队始终坚持不懈、攻坚克难。


                2006年为贝那鲁肽产业化做准备,仁会生物决定搬入浦东张江,建立起从研发到生产的全产业链,一切又是从头开始。


                来到张江,左亚军面临的是一片鱼↙塘,周边栽种着几棵桃树,因为要建成符合【glp-1类药物生产的工艺车间,她不仅亲自深入生产一↓线,与生产人员现场探讨关键工序的技术与工艺指¤标,逐步地将贝那鲁肽生产工艺进行优化改进。最终,鱼塘成为了国内首个符合glp-1类药物生产的工厂。
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7月22日,国家食药监◣局发布《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》(2015年第117号),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的药物临床试验数据核查全面启动。


                业内人士认为,药物临床试验数据核查作为药品审评审批制ω度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,其力度之大前所未有。由于贝那鲁肽临床试验涉及二十几家医院。因此在国家食药监局开展贝那鲁肽临床∮核查期间,左亚∞军与其团队成员,不分工作日还是休息日,经常性地ω 在全国各地医院往来奔波,除了需要联络沟通医院相关科室及人员ㄨ等琐碎事务外,还要对临床核查人员提出的临床试验数据方面问题进行合理地◆解答。


                最终,贝那鲁肽顺利通过了临床核查。左亚军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。
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底,她带领团队完成了贝那鲁肽项目的全部研↑发工作,贝那鲁肽获得了国家一类新药证书、生产批文,成为全球首个全人源glp-1类药物,实现了中国糖尿病第一个创新药的规模化生产。



                做新药要有足够的强心脏:

                尽自己所╱能 惠及更多患者



                “真正得知获批时,其实开心、兴奋只是一瞬间。”左亚军说,“作为一个党员,我时∑ 刻提醒自己,要有一颗强心脏,要经得█住困难,尽自己所能、要挖@ 掘自己的潜力,给自己提更高的要求。创制新药,我们需要走的路还很长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在贝那鲁肽项目稳步推进期间,左亚军始终坚持创新,不断丰富公司产品研发管线,为后续产品发展①蓄力。
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至2018年期间,她对整个研发人中心进行了重组,建立了以筛选靶向药物为主要工作任务的创新中心,先后引进十多名≡博士、三十多名硕士充实研发队伍。左∑亚军带领研究团队苦心孤诣,打造仁会生物在生物制药领域的核心竞争力,形成了涵盖药物发现、cmc、临床研究等创新生物药研发的一系列核心技术▲平台,为后续新药开发奠定了良好的技术储备。


                在创制新药上表现得“强悍”的左亚军,其实面容清秀、说话柔声,特别在谈起患者时,总是动容。“我记得有一▂位无锡的糖尿病患者,60多岁,患病多年情况比较严重,加上合↓并肥胖,身材臃肿行动不便,没办法带孙子。用了我们的贝那鲁肽后,血压、血脂々都下降了※,血糖得到了控制,减◥重效果也非常明显。她给医生寄了张陪孙子一起荡秋千的照片,让我感触很深,因为一个新药就可以给患者带来新的生活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仁会生物针对超重▼/肥胖适应症的在研产品bem-014是左亚军的下一个新药目标:该项目在国内已进行到iii期临床研究阶段,并获得“国家‘十三五’重大新药创制专项”和上海市2019年度“科技创新行动计划”产学研医合作领域项㊣目的支持,目前已完成全部临床观察,有望于2022年上市成为中国第一︼个减重创新药物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点击查看报道链接